欢迎回来,用户中心
艺术评论网 中艺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艺术品鉴 » 正文

壁画最早起源于原始的洞穴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2-25  浏览次数:2697
核心提示:提起壁画,人们就会联想到以建筑物空间为基底的大型墙上作品。站在这种非移动的大型架上作品前,观赏者与之相比只是一个小小的存
 提起壁画,人们就会联想到以建筑物空间为基底的大型墙上作品。站在这种非移动的大型“架上作品”前,观赏者与之相比只是一个小小的存在而已。

  源于意大利语“affresco”的壁画一词,原仅限于墙面上进行的湿壁画绘制,现泛指依附于建筑空间中界面上采用多种艺术门类、各种材料手段综合完成的所有绘制、雕刻作品。如果单就绘制壁画的概念而言,即指画家运用画具和媒介调配色彩于壁面上绘制的作品,它包括湿壁画、干壁画、蛋彩画、胶彩画、蜡画、油画、丙烯画等。

  壁画最早起源于原始的洞穴画,集大成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繁荣于20世纪,并伴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进步发展至今。应该说,壁画这一古老的画种时至今日在观念、材料语言方面都融入了最宽泛并最具当代科技语言的时代特性。

  作为人类最古老的一种绘画形式,人类的“画”依附于自然环境的洞穴、崖与岩之“壁”面上,这是壁画最原始的形态。迄今为止,经考证,历史最久的是在法国西南部发现的拉斯科洞窟中的壁画,距今约两万年左右。所发现的岩画遗存多作于距今4000年之前,分布于欧洲、亚洲、非洲及大洋洲。在较典型的西班牙阿尔塔米拉洞穴岩画、法国的韦泽尔河谷岩画、瑞典的塔努姆岩画、南非的布须曼岩画中都发现了内容相近,并同处于旧石器时期的壁画。中国境内的岩画多集中在广西花山、云南沧源、内蒙古阴山、新疆的阿尔泰等广大地区。进入新石器晚期,西方神庙建筑与当时在古中国、埃及、巴比伦、波斯等地域的宫殿、陵墓建筑的兴起,使壁画得以进一步发展。发现最早的是位于土耳其境内阿奈托利亚半岛上,建于公元前6000年的荷约克神庙狩猎与天葬壁画;最早的墓室壁画是公元前4500年埃及古王国时期,巴达利文化遗迹中公社首领墓室中的《船载亡灵》壁画。据考证,中国最早的宫殿壁画发现于距今约3000至4000年前的商末时期,《楚辞章句》等文献中有“宫墙文画”、“壁衣帷帐”之记载,物证见于殷墟宫殿遗址出土的图像,似为壁画边饰纹样的壁画残片。

  埃及古王国时期和两河流域帝国时代的宫殿浮雕壁画,爱琴海文化中之宫殿壁画,古希腊与罗马时代神庙及墓室等壁画,中国汉代、魏晋南北朝和唐代的寺窟壁画、墓室壁画、石刻壁画,均在世界壁画史中光彩夺目。

  考古专家可能没注意到,这些绘于万年以前的动植物造型,在其后的时光中被相传并延续不变地重复绘制着。这些凭记忆和印象沿袭,所描绘的各种造像,线条自然流畅,形态生动并富有生气,既真实又概括洗炼,这些造像被绘者信手挥写让现当代艺术家叹为观止。古老的壁画对人类绘画史的启示是深远的,它说明“壁画”从诞生开始,就体现着先人对自身生存环境中精神氛围的关注。壁画上那些动物的形态或狩猎人心中的“图腾”被用于巫术活动;或被狩猎者用于原始宗教崇拜祭祀神灵;用于他们记述狩猎收获、承载纳吉祈福的寄托。不觉间它传及两万余年似乎已自然完成了“壁画”与生俱来的使命。

  应该说,壁画作为最早的绘制技术,驱动并引发着各种绘画门类的诞生和绘制工艺的开拓。拉斯科洞窟和阿尔塔米拉洞窟的壁画绘制尽管十分原始,但能保存两万余年的现象本身就值得研究。看其所用颜料,是来自于矿物质中的赭石、土黄、赤铁矿和各种锰矿以及木炭。先人以研磨法将其磨成红、黄、棕、黑等各种色粉,成为最原始且耐久的绘画颜料。绘制工具是取自动物毛皮和植物或鸟的羽毛,或直接用手指蘸色涂写,形成了人类最原始的“画笔”。先人用这些工具和颜料在洞窟壁面、穹顶上勾勒出物象的形态轮廓,将色粉用动物脂肪调和成色浆涂抹,用嘴巴将添入管中的色料吹到物象的轮廓当中,造成喷吹中特有的色彩微妙渐变、虚实灵动的视觉图趣。这里,图形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断被石灰岩体渗出的碳酸钙水吸附固化,并逐渐与岩壁融为一体。这个并非浑然天成的化学作用给后人“湿壁画”技术的研发带来启示意义,亦可称之为最早的“湿壁画”。当纺织术、造纸术还没有发明和应用之前,人们用各种调和颜料在石壁或者墙面上作画,可以说壁画是此时期人类绘画中的唯一画种。

  埃及,世界上最古老的国家之一。在公元前4500年巴达利文化遗址古王国时期的墓室壁画中,古埃及法老时代的人们相信灵魂不朽,人生最大愿望是为肉身消亡后的灵魂寻找“永恒”的归宿。人们信仰太阳神,相信人亡后会如太阳每日照常升起般死而复活,故而将尸体做成木乃伊存放于修建的金字塔中等待复活。在尼罗河上游开凿的规模建制宏大的法老墓、建造的大批金字塔精彩绝伦,堪称灵魂永恒的宫殿。除雕塑外,建筑四壁乃至穹顶都画满了壁画和象形文字。这些绘画多半是对石灰岩墙体浅浮雕的色彩加工,或直接画在浮雕上,或在刷过灰底的浮雕表面上敷色。使用颜料主要有石膏、骨黑、炭黑、铜绿、石青以及泥土炼烧成的土红、土黄、褐色等。画匠制造出各种粗细、大小不同的笔和刷子来涂色、书写文字和勾勒物象。埃及的壁画几千年间延续着一种初创时期的造型法式,诸如人物造像的姿式、动态、比例都遵循一套严谨的规范标准。在多变的构图中,通过这些神态肃穆、宁静平衡、深沉庄重、祥和舒展的人物组合和文字图形记录着古埃及人丰富的生活和农、牧、渔、猎、祭祀、宴乐和歌舞庆典的场景。这些像文字的造像和似图像的文字,在古埃及壁画中风格独特,相得益彰。在“灵魂的宫殿”中仿佛有一首被人不断吟颂的安魂曲游荡于空间,映衬着在不同年代、不同画师绘制出的生动、真实,呼之欲出的完美造像。

  古埃及人创造的奇迹至今令人感到震撼,在金字塔、在太阳神殿、在法老地宫中创造了真正意义上的壁画。我们看到,在适应不同建筑墙体的空间中,显现着变化多端的绘画构图。这些与建筑空间融为一体的装饰构图方式,深远地影响到同时代异地的壁画和其他绘画。埃及最古老的壁画《野鸭》绘制生动,造型严谨有趣,以平涂的装饰色彩与勾线轮廓凸显出强烈的风格。壁画在此除装饰神殿外,这种不拘于形式并带有人性意味的作品还具有极强的生命象征暗示。应该说,埃及壁画的整体造型多利用重复语式传达出一种神秘而永恒的宗教力量,使静止、古雅的作品在历史传统、文化结构、宗教信仰诸方面体现出强烈的民族个性。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