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用户中心
艺术评论网 中艺评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名家访谈 » 正文

笔墨当代 关爱生命——陕西国画院水墨人物画家武斌访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4-02  来源:凤凰网  浏览次数:71993
核心提示:甘钺/文采访地点:西安北郊未央路陕西国画院办公楼采访对象:武斌采访录音:甘钺采访时间:2015年7月26日长安画坛,擅长人物画者
 甘钺/文
 
采访地点:西安北郊未央路陕西国画院办公楼
 
采访对象:武斌
 
采访录音:甘钺
 
采访时间:2015年7月26日
 
长安画坛,擅长人物画者众多。在年轻一代当中,武斌无疑是后来者之中的出类拔萃者之一。
 
初识武斌,是在今年六月间陕西省美协组织的一次官方集体写生团微信群里,群员里有个名叫“武文武”的,当时感觉名字特别,就主动发邀加他,他也欣然接受,简单寥寥几句,就这样在无意中未先谋面而相识了。
 
武斌好酒,但不醉,酒风极好,不赖不粘糊,当年武松三碗水酒不过景阳冈,而武斌之饮酒大有水泊英雄之气概。
 
武斌少年生长在甘肃泾川,属于中国干旱缺水地区。水是生命之源,没有受过水症痛苦肆虐的人是难以理解那种深入骨髓刻骨铭心般的体会的。四十年前,我跟爷爷去渭北旱塬走亲戚,洗完手后便将盆里的水倒掉了,被亲戚家的老人发现,立即将我大训一通,从那时起,我便从小对水有了难以割舍的深刻印记。旱塬人家缺水,靠天下雨往水窖里蓄水延续生命,一盆洗脸水至少用一周,用完之后还是不能倒掉,继续浇灌花草或给家畜和食。武斌就是在这种环境中走完了他的少年时代,正是这种少年时代所处的艰生环境,逼励他在西安美院求学期间发奋而脱颖,学院的各项奖学金,助学金,专项奖金都被他一一囊括,他的人物绘画已显现出他的天分和才情。几年后被陕西国画院公开招入成为该院专职画家。
 
艺术的主要功能是审美。绘画这一视觉艺术,无非就是表现美好和揭示苦难两种基本形式。武斌性格无拘无束,眼小但很聚光且极为尖锐,他说话从来没有高声粗嗓,小心翼翼甚微,随和里深藏着大爱,他把对生命的各种体验溶进了他的系列人物绘画之中,他坚守中国画笔墨语言的“标准”性,渐行践悟,他用笔墨语言的精神高度诉求,对生活在人间底层的生存状态和命运进行了淋漓尽微的关注。武斌的人物绘画目前分为“城中村”组画、“浮生若梦”组画、“慰安妇生存状态”组画和“水墨日志”四个大的系列。他的作品充满了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愫,在现代工业文明高速发展的当下,土地侵蚀、环境污染等影响到人类生存状态的点滴成了他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武斌把社会底层的生存命运常态,用纯正的笔墨把百姓人家劳作和生活点滴之举手投足精心铺设在水墨淋漓的宣纸上,他把关注底层命运与自己艺术生命等同视之,如自己影子而随赋于画中。当一个艺术家把本民族生存状态作为艺术之观察体验根基,表达出对底层生命的忧患意识。那么,他的艺术潜途将有着不可考量的生发动源。
 
诚然,武斌作为长安画坛最为年轻的优秀人物画家之一,若假以时日,他的笔墨功力会随着阅历渐增修为渐长而提升,线性会更为拙辣铿锵,墨性会更加真气淋漓,画作会更能浑厚苍重。
 
——采访手记
 
【彩墨中国】武老师您好,传统的中国绘画讲究笔墨的传承和发展,讲究笔墨的独立性,这是中国画历来争论不休的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而素描是西方美术教育的产物,进入中国为时不长,接受现代美术教育的学子们都要经过素描这个关口。素描对提高造型能力是有着一定程度的帮助,武老师的人物画中,有明显的素描痕迹,请您谈谈素描与中国人物绘画的关联度。
 
武斌:素描这个问题有一个误区。就是您所说的素描是指新文化运动后,西学东渐的西方光影素描,而中国人物画所关联的应是一个广义的素描。比方说,传统的中国画中的白描就是素描,而水墨人物画中的凹凸、虚实、体积构成、阴阳结构都或多或少反映出一种素描关系。
 
【彩墨中国】书画同源,中国绘画讲究笔笔写出,强调绘画的书法用笔。请武老师谈谈人物画与书法用笔的关系。
 
武斌:写意人物画当然要强调写,重视写,而不是用毛笔涂抹,描摹。书法用笔或者称骨法用笔对于人物画来说极其重要,无论是传统的写意人物还是当代水墨人物画,对用笔的讲究都可提高人物画的视觉张力和笔墨的可读性。所谓“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
 
【彩墨中国】中国画,强调继承传统,依靠传统。武老师您好,线条质量是绘画的生命线。中国人物绘画是以线造型,以形传神为创作要领的,请您谈谈坚守笔墨语言对人物绘画的重要性。换个说法,您是如何理解传统的,理解传统最重要的是理解传统的哪个方面?(用笔内涵等)
 
武斌:中国画说到底是笔墨语言的表现,笔墨结构趣味和倾向的不同,就可一眼辨认出是谁画的。传统笔墨体系中,线是中国画造型的命脉,即“线性语言”。线形成了面而线才有意义,面依附于线而存在显示出面的价值。在人物画中,由于古代的传统服饰很适合流畅且富于变化的线条勾勒,但现代社会的丰富性对传统绘画语言提出了挑战,单纯的“线性语言”很难满足现代社会纷繁复杂的视觉要求,由传统“没骨”画法发展而来的“面性语言”在现代写意人物画语境中凸显出其丰富的表现力。写意人物画创作,笔墨永远脱离不了造型这个载体,只有将造型的难度超出传统笔墨形态所能表达的能力之外,才能展延传统笔墨语言的空间。写意人物画笔墨探索的方向和发展趋势应该是多元取向,笔墨的自由度应该更加的扩大、延展、切入当下。真诚表达自己的生命感受,成为富有中国意蕴和气质的现代意识品种。
 
【彩墨中国】2005年,武老师在西美求学期间,您的作品题材范围已涵盖了当时老一辈画家中有关民工、农民、矿工、肖像等毕业创作的题材范围,今后,您的创作题材范围是否还要伸向更多的行业和不同的生命群体?  
 
武斌:我在创作方面,永远都是关注当下新的创作题材。作为艺术家一定要对生活敏感,要对新生事物等很多东西敏感。这种敏感积聚到一定程度,就会让你有新的深度思索和与创作上的着眼点,一旦进入一种创作欲望,在这种状态下,绘画的过程是一种乐趣,更为重要的是,把个人对生活的观察感受得以倾诉和表达。
 
【彩墨中国】我们生活在信息化高度发达的时代,人人难免受到文化外界氛围的熏染,武老师,你在绘画事业上是如何保持自己的独特的绘画独立性的?
 
武斌:这是一个快餐时代,文化艺术界受到不良风气的冲击,说的直白一点,就是商品经济的冲击,画商用钱让你画画,画他要求的题材的画,你怎么保持独立性,画作岂也不成了“快餐”。我咋样保持我的独立性,首先,我画能取悦自己的画,让我自己看了能感动能激动的画。只有取悦自己才能取悦别人,我不会首先考虑先去取悦别人。如果自己认为很好,那么就说明把正真好的画给了别人。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如果人人都说好,这东西可能也有问题了。我们生活在当下这个经济社会氛围里,不谈钱嘛钱很实用,谈钱嘛别人又说三道四。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保持自己绘画的学术性,我是在做学问,不是普通的手艺人。坚持自己的学术立场,是作品能够持续发展深入的根本所在。
 
【彩墨中国】作品是灵魂的体现,在您的人物系列绘画中,创作的本源是什么?
 
武斌:作家用文字说话,画家用画说话。也就是说,画家用笔墨营造画面就是说话。我的创作基本分两类:一是关注当下城市人群生活,包括流动个体的生活状态,听到过这么一句话:城市是千百万人在一起孤独生活的地方。我定居生活在长安,我比较熟知这里的城市生活,我用笔墨语言表现出来的画,会得到很多人共鸣,首先是我自己的真实感受和认识。我就要用作品说话,我所处的生活环境就是这样的。我的创作本源就是揭示当下城市生活的在场感。另一个就是有古典士人逸趣的文人画吧,很多人说我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画,哪个是真哪个是虚?其实,在我心里,真诚与虚伪是一样的,为何一样呢,首先,我关怀当下,带有一定批判性质的,带有一定的悲悯情愫,是对当代人生活本质的一种质疑与反思,反思现代工业文明高速发展带给人类社会的便利与进步对于人的情感与精神有何改变。而我画的文人画,既是反思当下,那么就是追忆往昔,对传统文人高士阶层理想生活的一种追忆,一种憧憬,一种想象,也是对当下城市快餐生活的一种忧反和刹车之思。这种刹车对我是必要的,对观众也是需要的。就像我们忙碌了一天,下班需要休憩放松一样,一张一驰,我们本身也就是这么生活的。
 
【彩墨中国】在艺术市场多元纷呈的今天,中国画作为本民族传统艺术,请您谈谈中国画的发展前景。
 
武斌:从二十世纪到当下,世界各国的艺术家,都有一个命题,就是把本民族的艺术向当代艺术推进而又不失传统特色,这几乎是所有艺术家努力的方向。中国画传统源远流长、资源丰富,就决定了它突围出去很难。在国画里面,我是人物画家,写意人物画相比花鸟、山水画传统要短暂的多。在徐悲鸿、蒋兆和体系前,没有把西画的素描用来改造人物画的,很长一段时间,人物画没有什么进展,多作为山水点景,或宗教题材。写意人物画画法比较少,不想山水画那样有很多的皴法和表现手法。所以我觉得,人物画正因为画法少,突破的可能性相对大一些。人物画容易切进当下的关键性问题,可以很直接的切入,单刀直入的去表达,不像山水画和花鸟画那样要托物言志,从侧面去反映。我觉得人物画的前景是很广阔的,要把人物画放在一个大的视觉艺术范畴里面去审视。从事中国画的人非常多,而且中国的美术院校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美院,比世界各国的美院规模都要大。国画从“八五”思潮到现在30个年头了,无数的艺术家都在谈创新,践创新,探索新的绘画语境。而从二十世纪末到当下,随着经济的发展强盛而伴随着的就是文化自信,不会再以西方强势文化为指归,国人反过来又开始注重传统文化,注重继承着往前走,这应该是最健康最正确的路子。我们需要一个百花齐放的局面,这才是所有艺术形态发展的健康局面。引用一句话:要向伟大复兴,必先百家争鸣。
 
【彩墨中国】武老师是陕西国画院最年轻的专职画家,绘画将是您一辈子的事业。《彩墨中国》期待武老师创作再上新台阶,期待您将来在江苏展出,让南京民众分享您的精彩佳作。
 
 
武斌:绘画已经成为我生命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一个蚂蚱两条腿这是必然的,这辈子就拴在这条桩上了,跑也跑不掉的。谢谢《彩墨中国》关注陕西新生代画家,我将继续渐行渐悟长安画派“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的艺术创作理念,要向西安、南京及全国的老一辈艺术家学习,补充自己,提高自己,我要画出更好的作品,在合适的时候一定去南京展出,与南京广大民众分享。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